30岁的第一天锦织圭宣布退出澳网及ATP杯

锦织圭在个人社交媒体写道:“很不幸,我将退出ATP杯和澳网

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,澳大利亚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之一

一些网友在评论中表明了态度,认为电竞远不如其他涉及衣食住行的行业重要,更有人称电竞为“花瓶玩意”

北京则制定出台了《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促进文化企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措施》,其中提到积极筹备北京国际电竞创新发展大会等品牌会展活动

所以不差钱的华夏幸福为了得到林良铭,就向他开出了不菲的年薪合同

在疫情的波及影响之下,中国电竞行业究竟会走向何方,我们拭目以待

电竞行业这块“干粮”,已经出现在了中国经济的餐桌上,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

张玉宁回到中超就坐稳了中超豪门国安主力位置,并且成为了当红国脚和国奥核心

当然,这并不代表要对电子竞技的发展完全放下“戒心”,中国电竞依然存在野蛮生长的隐患,很可能会伴随着出现各种负面的问题

而现实中,依然有不少人对于电竞行业的了解还不够,偏见也依然存在

相反林良铭希望自己能留在皇马,争取能踢出名堂

林良铭在皇马不仅在一线队很难获得出头机会,而且他在二队都是铁打的替补,出场机会寥寥无几

这也让电子竞技得到舆论越来越多的理解和包容,而非此前犹如过街老鼠般人人喊打

与“游戏”一起出现的,往往是“网吧”、“网瘾”、“逃课”、“充钱”这一系列老师、家长们的心腹大患

而在广州发出上述声音之前,国内另外两座一线城市——上海和北京也都出台了相关的扶持政策,为疫情中遭受冲击的电竞产业保驾护航

林良铭如今在葡超已经被撤销一线队报名,这就意味着他要是短时间内找不到合适的新东家,他就面临无球可踢的尴尬

报告测算,2019年全年,电竞领域人才需求同比增长预计达60%

据多方数据显示,未来几年这一数字还会不断增大

但“电竞”这个在中国发展时间还不长的事物,一直以来都承载了很多不一样的眼光

主流媒体对电竞赛事、人物的报道越来越多,曾经被视作“网瘾少年”的选手们,开始得到传统体育明星一样的待遇

林良铭来到中超踢球还能享受足协U23新政的保护,或许能让他职业生涯迎来新巅峰

此外,还有部分二三线城市在疫情期间出台各种鼓励、规范电竞行业发展的相关政策

假如林良铭能回到中超踢球,首先他的主力位置肯定是能保证的

”锦织圭在社交媒体宣布了退赛的消息

而早在2003年,国家体育总局就正式批准,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

他也因此在30岁的第一天就宣布了退赛决定

2019年4月,人社部、市场监管总局、统计局正式向社会发布了13个新职业,其中“电子竞技员”等两个电竞新职业引起了社会各方的广泛关注

结果林良铭面对中超球队的高薪诱惑,他并没有为之所动

从产业的角度来说,这样的规模自然和涉及国计民生的支柱行业还相差甚远

《电竞产业分析报告》指出,未来几年,中国电竞产业将保持高于20%的高复合增长率,发展速度领跑全球

不过职业生涯中,锦织圭一直未能在大满贯赛事中取得更好的成绩

这位曾经跟张玉宁齐名的国奥留洋妖星,坚守留洋换来的回报很少